我们每一个人都会画线,
不管是在我们的心里,
在我们的脑海里,还是在我们的周围。
只可惜一旦画上了,要擦去就没那么容易了。。。。

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各种线条的铸成。

绘画就是线条的组成。
不管你是画一个方,画一个三角形,画一个四方型,画一个圆圈。
你都是在画线。

摄影本来就是光线的运用。
因为有了光线的搭配,所以你可以看到他的影子,看到他前进的方向。
因为有了光和暗的对比,所以以一个死板人物变了栩栩如生的生命。
眼神是一个人的灵魂,而仿佛在向你叙说故事的眼珠,
那黑白分明的线条,让那眼珠炯炯发亮。

所以线条无所不在。
不相信?抬起你的头,看看你的周围。
看看你的电脑,风扇,桌子,窗口,那一个不是线条?
在地图上马来西亚跟新加坡之间是不是有线隔开来?
你要做调查二十岁以下的人在想什么,你在二十跟十九之间画一条线,从此分割。
只是,那些线条都是可爱的,只要你懂得欣赏它们。

自小我们就已经学会画看得见的线。
小学的时候,老师总喜欢安排调皮的一个男生一个女生并排一起坐。
于是淘气的女生总是指着桌子交界点,然后说:
这是我跟你的界限,左边是我的,右边是你的,你不准过来,我也不会过去。
楚河汉界,一左一右,隐隐对垒。
而赌气的男生也就真的不过界。
在两小无猜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学会画线。

然后我们慢慢的长大了,那些界限就像沾了水的水彩,渐渐的散开,渐渐的模糊。
男孩跟女孩之间的界限慢慢变成似有若无的虚线。
当线条不再黑白分明,暧昧就是不断延伸弥漫的时候。
有时候是你偷偷的越过界,有时候是我。
反正线条本来就不是很清楚。
我们的界限从看得见的线,变成了虚线。

然后我们再慢慢的长大了,我们再也不画线了。
真的吗?因为我们都长大了,
我们画的线,是隐藏的,看不见的。
别人不小心冒犯了你,你不会告诉他,我讨厌你。
你早上遇到他的时候仍然会挤出笑脸,笑笑的说早安。但当他约你去吃午餐的时候,你说
不好意思哦,我刚好有约。
你在你跟他之间画上一条线,从此他再也进不去你的世界了。

就像娱乐圈不是总是说什么圈内人圈外人吗?在办公室还是学校不是流行什么小圈子吗?
我们把我们自己跟家人画了圆圈包围起来,把我们跟好朋友画了圆圈,把我们跟周围喜欢的种种画了圆圈包围一起。而这些圆圈中总有一些重叠的部分,我们在中间。而我们的生活圈子,就是这些圈子。
圈子之外的跟我没关系,我没兴趣知道,也没有兴趣参与。
在这个世界上,我们都学会了虚伪,学会了各自冷漠的过日子。

今天Dr. Ann 在 社会心理学谈到 social boundary 的时候提到,
精神病院本来只是人们把病人集中起来容易照顾及治疗的地方,
只可惜到后来却变成了社会人们对他们画上线条的最好借口。
你进过精神病院,你就是疯子,永远都被排除在别人的圈子之外。
一时有这样的感慨。

我们总是忘了我们身处的这个地球其实是最大的圆圈,而我们也在圆圈的中间被关起来。
真的,这个世界已经够小了,所以如果我们还要画线来约束自己的话,那么至少让我们画的是圆圈好吗?
菱角分明的尖锐线条,总是会伤人的。
而且,不要那么狭镒,有时候做事情不要只为自己,偶尔也为别人着想,
把那个圆圈画的大一点,让那圆圈的线条跟世界一样大。

不是吗?
心有多宽,世界就有多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tep 的頭像
titep

欲说还休

tite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GLADYS公主♥
  • 題外話:你也喜歡拍貓咪嗎?多拍吧!我喜歡看~ ^^
  • 笨鱼
  • 你好旧都没有更新了⋯⋯期待你的新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