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千言万语,我该怎么说

6月30号2007年,我去诗巫的那一天。
5月3号2008年,我回古晋的那一天。
我在诗巫的时间大概是十个月,我永远也不会忘记的十个月,我跟自己发誓过。

也许,逃离是个比较正确的字眼吧。
想当初我是那么充满了信心的来到这里,第一次昂首迈入临床第一年。
不管你第一年第二年读多少书,多么厉害,我一直坚信,临床年才是医学系真正的考验。
就像每一个新学年的开始般,我以为这里会是我全新的开始,
而在十个月后当我夹着尾巴呜呜离开这里的时候,我猛然警觉,我噩梦的确结束了。
诗巫一年,五个posting,内科,外科,小儿科,妇产科,骨科,我的成绩是不错的
只是这一切都掩饰不了我生活上种种的不如意。

有过太多辛酸苦辣在诗巫,那是说也说不完的。
发现原来自己是一个重度网络依赖者,我能活下这一年没有网络的日子,真是奇迹。
在诗巫的大多数时候,我像活在一个渺无人烟的孤岛上。无依无靠,彷徨失措。
就像我忘了带走留在洗衣机旁边的蓝色dynamo 洗衣液一样,我不小心留下那罐洗衣液,
但我刻意遗忘在诗巫的那些不堪回首的一切,我要找一个地方紧紧把它储存起来,永不忘记。

我现在24岁,人生到现在可以说是除了在2004年马来亚大学的那一年,其他的一帆风顺,
在马大那一年,尽管有了人生那第一次又酸又甜的初恋,还有那些一直陪在我身边给我鼓励的好朋友,
我彷徨着我的未来,瘦了4 公斤。

但我永远记得,我可能是因为电影看得太多,然后想得太多,
有一次我在宿舍舞会后自己一个人躲在房间里抱着枕头,然后痛哭流涕。
那时候的我很伤心很伤心,因为我在那么快乐的地方,看不到我的未来。
我想象自己是个挥笔抒发的诗人,傻傻的写下 “守护的天使只是暂时离开“那首所谓的“诗” 。
哈哈。现在我重新来读那一首诗,心里涌现的是甜甜的感觉,想起那时候的单纯淘气,然后嘴角不自觉地扬起180度。
因为我知道一切都过去了。

这是“守护的天使只是暂时离开”

舞會的人已經散場
只留下一個在房間的我特別孤單
我的心像被掏空一樣
打從心底只能深深的感受到被遺棄的感覺
找不到一個理由告訴我
我到底在這裡做什麼。。。
 
不懂。。。我真的不懂。。。
沒有。。。我什麼都沒有。。。
曾經有錯覺那麼一刻﹐我以為我得到了
無奈有肯定這麼一刻﹐我確定我從沒得到過
我要崩潰了
一年前的今天。。。好快樂。。。求求你。。。能不能回到過去。。能不能。。。
為什么會這樣
我好不想這樣
曾經也是這樣
我一個人﹐好孤單﹐好寂寞
一直到遇見了你們。。。
生命從此改寫了
 
是啊。。。I owe you all
我到現在才知道
我欠了你們這麼多
我的好朋友們。。。
我欠了你們這麼多﹐這麼多
我好想你們。。。好想好想。。。真的。。。
 
謝謝你們。。。不曾讓我感到孤單。。。
一切很美只因有你們
我可以驕傲的說。。我有
世界上有多少人可以這麼驕傲的說
我有不論何時何地都會相信彼此
願意用永遠去見證友情永固的知己
是你們帶領我游覽了那一片新的燦爛天空
在你們出現之前從不曾知道。。有那麼一片無限可能的天空
我們用最青春生澀的歲月添滿了它。。。
添的是一點一點累計一起走過苦與樂不後悔的時光
滿滿溢出來的是深植心裡那裝不完的永恆美好回憶
只要有你們﹐就夠了。。。
如果你們在這裡﹐就好了。。。
 
匆匆來到這裡已經半年多了。。。我是不是好失敗
你們會不會跟我一樣﹐過的是新生活
惦記的卻是以前的種種
如果你們在這裡﹐會怎樣鼓勵我
我知道我在鑽牛角尖
我知道好朋友需要時間
我知道有些事情需要看緣份
我知道。。。我都知道
但是。。。現在。。。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做了
是啊。。。我迷失了。。。
我已失去了面對的勇氣。。眼淚開始奪框。。。
回到了自閉症時的我了。。。
 
 別人的成雙成對更顯示出我的孤單
遠處的喜樂歡唱卻是真的離我很遠
別人成群結隊讓我隱藏了我的笑容
身邊陪的朋友我卻還怎麼都找不到
牽手的﹐一起瘋狂的﹐一大班膩在一起的
我是真的一無所有
放學了﹐跟誰一起走回。。
走了﹐我有誰可以等﹐又有誰在等我
吃飯了﹐我一個人霸佔了整張桌子
靜靜觀察別人﹐一個人走﹐吹著風﹐晒著太陽﹐
寂寞真的讓世界變的很寬大
找不到歸宿感。。從開始到現在我都不是這裡的一份子。。。
世界﹐有時候孤單的很需要另一個同類
 
孤單真的讓人不能呼吸
讓我喘不過氣
窒息的不只是我的心
還包括了我背後那裝作毫不在意的虛偽
 
是時候學習獨立了﹐我們遲早都是要面對分開
該學習享受孤單了﹐一個人靜靜的聽歌看書也是一種享受
找不到好朋友不要緊﹐我有更多的時間做我想要做的事
沒有人找你﹐自由地要做什麼都可以
這些事情也許我得想到天亮
 
守護著我﹐砢護著我﹐相信著我的還有家人呀
了解我的﹐放心把心交給他們的﹐並且永遠給我鼓勵的還有我的好朋友們呀
把一切拋在腦後﹐我又重新綻放笑容
我堅持相信。。。我只是運氣不好而已。。。
守護的天使只是暫時離開。。。

不准笑我!!
很好笑的“诗”吧? 哈哈
但是那时候在马大写下的这些东东,真的让我心里比较好过一点。
那是我人生第一个低潮。
诗巫,是第二个低潮。

在诗巫两次,一共是两次。
第一次我一个人在房间里,所有孤单涌上心头,一个人一边听着苏打绿的小情歌,
把头蒙在棉被里,然后眼泪就这样不争气的流下来,不停不停。
我发了短讯给了我诗巫身边最信任的朋友,而他短讯里报于我温暖的鼓励。
谢谢他,他对我的好,我是知道的。
第二次我在一个星期天早上莫名其妙自梦里惊醒,然后发现眼泪已湿满枕头,至于梦什么,早已忘了。
日后我回忆起诗巫,除了痛苦,可能就是这两次泪水吧,可惜他们都不是喜极而泣的泪水。

在马大那一次的低潮,主要是为了未来的路彷徨无助。
而在诗巫,主要是因为生活上身边种种的不愉快。
至于谁对我好,谁对我不好,过去的过去了,就不想再提了。
也许有天当我回忆起诗巫的时候,我会像回忆马大那段岁月般扬起雨过天晴的微笑时,
再来说吧。

昨天刚刚离开诗巫,所以一时感触良多,有点情绪化。
因为有了诗巫这段日子,我变得勇敢,坚强,独立。
就让它成为我以后遇到荆棘颠簸的时候,说:
再怎么惨都不会惨过在诗巫的时候
所以,我会看得更开,过得更好。

对我好的人,对我不好的人,我都要谢谢你们。
因为你们,我才有那些对诗巫的那些回忆。
所有好的,
不堪回首的,
都谢谢你们,成就了我对诗巫的回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tep 的頭像
titep

欲说还休

tite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