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很多次小时候的问题,长大后就慢慢意会了,然后再吐了吐舌头,回头嘲笑自己年少的懵懂无知。如果时光在重来一次,我会写:如果我有一间医院


还记得小时候老师给作文题目吗?那时候总是绞尽脑汁,搔了搔头,小脑袋像是装满了滚来滚去的蓝蓝海水,但怎么也吐不出一点来让我教功课。那时候怎么都会有这样的题目:如果我。。。。。  小时候的我写什么真的忘了,不外是千篇一律的如果我是百万富翁之类的(以前的百万富翁已经是很难得的富豪了,不像现在同街都是。)现在盖一间医院动不动耗资上亿,最先进的医学设备,电脑监视,影像摄影,肿瘤专科,无菌开刀房,焕然一新的隔离病房,什么都是最先进最好的,誓要让病人得到最无微不至的照顾。但,病人那颗跳动的心,我们照顾到了吗?还是目的纯粹只是让它跳动?

每一次到政府医院见习听课,总是看到一幕幕不断重复又让我难忘的画面。严重的病人躺在病床上休息睡觉,病人家属在旁陪伴,就真的只是是陪伴而已。他们没有说话,因为要让病人多多休息,一半也是因为以陪了病人一整天,委实没什么话题了,所以在那边大眼瞪小眼。或者病人已因药效沉沉入睡,伟大的家属们坐在床边紧紧相伴,为了让病人一醒来第一眼就能看到让自己安心的脸,既不敢小寐片刻,又舍不得离开,深怕一离开就是悲痛的天人两隔。外地来的骨科病人更不用说了,已经不幸骨折不能自由活动了,身旁有没有亲朋戚友照应,逗他说话解闷,一个人又孤零零的,瑟缩在床角苦等身体好起来。有一些病人因为一些未确定的病因住院观察,等待体检报告出来前,就只是躺在病床上,哪里都不能去,刚好遇上医院多紧急case,再加上检查这个,切片那个,拖上数个星期的大有人在。我们的人生不就只是偷来的时间而已吗,美好生命 就耗在那里,多可惜呀,对于正值黄金青春的人来说,那不是在身心上倍受煎熬吗?原本就年轻好动的心被绑在那里,就像住在一个隐形的笼子里。

如果我有一间医院,我会找来一个活动书架,然后把我家里所有的藏书全放在那活动书架里。于是美丽的护士小姐每天早晚推着那书架在病房里走动,然后细心的问病人他们想看那一本书。如果病人如果眼花缭乱,那么就介绍他几本好书。像道澄法师的-让癌细胞变快乐佛细胞,如果让肿瘤的病人看了会是多大的鼓舞呀?病人的生活不再只是千篇一律等待医生,吃药,睡觉。他们还可以看书,于是生活有了新的寄托,有了新的目的。不只是病人,医护人员压力大或累了,喘口气,看些好书后更能心平气和的继续看顾病人。何必让家里的藏书发霉生尘,把这些书捐出来在我的活动书架,政府鼓励的书香社会在医院也可以顺利发展。我还会辟一个空间,准备一架钢琴,几把吉他。有音乐爱好者的病人闲时玩玩乐器,娱人娱己,何乐不为?一颗颗音符触动心灵深处,用音乐抚慰病人伤痛的心,君不见音乐疗法是多么之神奇?

每天口沫横飞的政治大力人物你们听到病人的呼唤吗?卫生部长你看得到我的文章吗?不用耗资许多,病人的心将跳动的更快乐。外国不是有什么宠物医生吗?小丑医生?。当然对于国内政府医院这些期望是太早了点,像天方夜谭般,但至少这些是我们政府医院可以做的,因为让病人发笑,保持乐观开朗的心情就是最好的康复之药啊。在那些乏味沉闷的生活加入些许调味料,就像在一谭死水头上一颗石头所造成的涟漪,不知又可以造就多少生机生命呢?想想看,那些瘦的像皮包骨的病人展开笑颜,舒展眉头,流露发自内心的微笑,那会是一个多美的画面!

如果可以,还如果可以吗?让我那梦想中的白色巨塔盖好。(真是想太多了,还是医学系先毕业再说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tep 的頭像
titep

欲说还休

tite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