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朋友的庭院,我抬头一看,咦!原来有几丝暖阳偷渡了进来,轻轻洒满了我身上,煞是迷人。
在攀藤缠绕的瞬间,那正直不坷的阳光就悄悄的抵达。

然后那搞不清楚状况的暖阳抬头问我:我到了吗?我到了目的地了吗?还是到了墓地了吗?
我告诉它,是,你已经到了你能飞的尽头,已经不能再向前了。

然后那单纯的小暖阳问我:我的朋友呢?我在看不到界限的蔚蓝天空飞翔的伙伴呢?本来我们都是手牵手快乐的飞翔的,我们都是光呀,本来就是注定只会走直线的路,怎么可能到了不同的地方?明明一起走,怎么没有一起到达?
我看着它那还保留着纯真的无辜眼神,老实的说:或许,有些光遇到了遮拦阻挡,就再也没有勇气向前进,或许有些光还缅怀着过去的美好时光,耽溺在在原初的纯洁童真,逃避那险恶的社会。或许,有些光长大后就不知不觉学会了转弯。

那暖阳有些慌了,眼中着啜泪的问:那么我怎么办?我朋友们因为长大变了,但我什么都没做错,我生来就是注定只是跟着我的直直轨道前行,做个不懂转弯的光啊,结果我现在只是黑暗中的一点光,而那些变了的伙伴们并没走到尽头,反而到现在还能享受阳光的滋润。可是现在我却那么孤单,难道我跟着我的感觉理想走,是错了吗?
我真的无言以对。也许,事实是多数的时候正直的人都总是比较孤单的吧,难道错就是错在因为坚持理念不懂转弯吗?

它终于号啕大哭了起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tep 的頭像
titep

欲说还休

tite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