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从夜风渐凉那里转贴的,因为这文章值得跟大家好好分享。
大马有一个马华作家游川不久前过世,这是他的好朋友在星洲广场为他而写的悼文。


現在,我們可以說華語了嗎? /周若鵬

有一晚,我的太太慧儀和同事們約了著名詩人游川到酒吧,
恰巧遇見游川的一群朋友,當中有一位游川不認識的,友
人就為他介紹:
這位是Stephen,剛從中國來馬旅遊。
游川招呼道:你好,我是游川。
Stephen回應說:“Hello. I am Stephen. How're you doing?”
游川有點疑感的問Stephen你該會說華語吧?為什麼用
英語呢?

Stephen有點自滿的答:“Oh. I think my English is very
good.”
“I see. So you're speaking English……”游川臉上什麼表情
也沒有,望著他說。

忽然,游川捲著舌頭像含著棗子般的,竟用起北京腔調說
話:
你第一次來馬來西亞?
Stephen先是一愕,隨後說:“Yes. And you're from Beijing?
I thought you're from Malaysia……”
我唔係北京人,我係馬來西亞人。你由邊度來?係唔係廣
東人啊?
游川忽又說起廣東話來了,Stephen皺著眉頭,努
力在聽著。

你習慣這邊的天時無?游川用福建話問,見Stephen還無
法答腔,換用潮州話再問:
你習慣這邊的天時無?
Stephen眼呆呆的看著游川。游川可是更認真的對著Stephen
用上海話閉話家常,須曳又改用客家話高談闊論,在一旁的
慧儀也不太聽得懂了,只是不住的偷笑。後來,游川又講起
馬來話,
身邊的朋友都聽得懂,笑了出來。當Stephen還搞
不清楚大家笑什麼時,游川卻已說起了日語。

這時,Stephen的臉色複雜,既似氣惱又似慚愧。
游川啜了口啤酒,氣定神閒的用華語問Stephen
現在,我們可以說華語了嗎?

以下是夜风渐凉在他部落格对此篇的意见。

其实,何止中国人,咱们大马华人,大多也以自己能操一口
流利的英语为傲,认为英语高人一等,认为华语比较没克拉
斯(class)。故,很多谙华语者,为了表现自己的高人一等,
即使遇着同胞时,就会开口说英语。我并非怨他们的故耍克
拉斯,毕竟在咱们多元文化交集的社会中,在潜移默化之下,
这俨然已成了一种习惯,一种不晓得是好还是坏的习惯。当
然,对于那些香蕉人,这自是无可避免。但,我想要批判的是,
如果开口说话之人已先用华语来跟你交谈的话,你又何故还
坚持使用英文呢?对于那些不会说华语者,我心里会暗替他
们感到戚心,这是迫于无奈。然而,对于那些会说母语但却
认为使用母语是那么的落他们面者,我只想说:“呜呼哀哉,
真替你感到羞愧!”
毕竟,最能证明自己民族身份民族灵魂的工具,始终是母语。

夜风渐凉把我要说的都说完了。
身为一个马来西亚人,只想说我对我的母语中文很自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tep 的頭像
titep

欲说还休

tite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