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了马来西亚中学联考SPM和STPM 放榜的季节。只是对我而言,重要的考试却刚要来临。
上个星期,SPM 及 STPM的成绩纷纷出炉了。


拿A 的拿A,拿B的拿B,及格的及格,不及格的不及格。
报章上开始登满了大学及学院招生的广告,奖学金的广告,还有很多升学的资讯。
刚才看了报纸,本地大学今年将有七万多个新生名额,而预料今年将会有十三万五千的学生将竞争七万多的位子。
也就是说,每两个申请的人中,将有一个落榜,不被录取。
至于幸运录取的那一个,是可以进入本地大学就读哦,不是就代表说可以就读他的第一第二志愿。
被录取和得到向往的科系可是两回事。有的人非常在乎,有的人则只在乎被录取,其他的不在乎。
因此热门科系在僧多粥少的情况下,竞争情况我想只能用惨不忍睹,血流成河来形容。

可是,全国拥有最多国际学生的私人多媒体大学的礼堂才用了马币一千七百万,
而大部分都是本地学生的政府大学却可以用一亿零吉建造富丽堂皇的大学礼堂。
他们宁愿花这笔钱去盖最豪华的礼堂,而不去购买最先进的仪器或硬体设备,
聘请更多有本事及著名的讲师以让更多贫苦学生踏入象牙塔完成他们的升学梦想。

我很肯定在两个月后大学录取成绩公布,JPA奖学金揭晓后,
报纸上一定会有很多优秀生徐哭无泪,彷徨无助,在找政治人物帮忙上诉。
而且会刊登这样的报道的,大多数都是华文及英文的报章,国语的报章却鲜少有这类的新闻。
为什么我的成绩这么好,我却进不到我要的第一志愿?我却拿不到JPA奖学金?
所以现在的学生拼了老命SPM考十九科,可是却不愿意考那我们华人流着血的中文,
STPM拿五科A拿满分,填志愿却还是战战兢兢,不敢打包票,不敢放胆去填。
2003年一二八位优秀生得不到他们的志愿的故事还烙印在他们脑海里。

就像在一百米的赛跑上,你看到别人起点跑得比你快一点,你就忍不住想追上他。
你超越了他一点点,他也忍不住想追过你。
你追我,我追你,互相激励。
无数的世界纪录就这样光荣的诞生。
我们medical term 叫做 posotive feedback。
只是这样的情形发生在考试上,我却深深为他们感到悲哀。

有多少的理科学生第一志愿是要读医生啊?
我不知道有多少。
至于他们之中有多少人真的了解医生这个行业?有多少人是真的有资格行医?
我不知道有多少。
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会想请他们认真想一想医生的牺牲,到医院走一走,跟真正的医生聊一聊他们的生涯,
然后再来做决定。
不要等到第一年留级,第二年留级了,才来后悔。
最惨的,是读满七年还是毕不了业,结果浪费了翩翩青春,一事无成。

我觉得,他们可能不知道我在这一个月的温书假里选择两个星期回家读书。
为了复习,我带回槟城整整十五公斤的书和上课笔记,刚刚好够AirAsia 装。
而那只是我一个月后要考的1st professional exam 所有考试范围的一半,
而我只是那区区一名不起眼的二年级医学生。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tep 的頭像
titep

欲说还休

tite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